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被狗皇帝抄家后,我搬空了整個國庫 > 第763章 讓慶國公府蒙羞的貨色

第763章 讓慶國公府蒙羞的貨色

一場官員之間的交際宴會,在元修和林雪竹到來之后,氣氛稍顯安靜。

原本夸夸其談的官員不吭聲了,原本打著結交上層的官員也不蹦跶了,大家都老老實實坐在座位上,跟鵪鶉似的。

元修和林雪竹一臉坦然。

元修先開口道:“舅爺爺高壽,朕祝舅爺爺年年有今日,歲歲有今朝,福如東海,壽比南山。”

話說的很官方,沒什么創意,然而稱呼對方的那句“舅爺爺”,讓朝臣都感受到了皇帝對這位安國公的看重。

林雪竹接著道:“舅爺爺福壽雙全,當是在場所有人的典范,本宮只愿今天在場之人,都如舅爺爺一般,松柏長青。”

這話說的,就讓人聽著很舒服了。

而且,滿朝堂都知道,皇上是和皇后一個鼻孔出氣的。

連皇后都給安國公祝福了,說明安國公真的很受帝后重視了。

嘖嘖,真是羨慕不來的福氣啊!

眾人紛紛用不易察覺的眼神,和附近熟識的同僚們交流。

安國公覺得,今天真是自己人生中的高光時刻了。

想當年他妹子做皇后,甚至做太后的時候,當時的皇帝也沒有這么給他面子啊。

面對著眾人投來的艷羨目光,老頭子強壓心中的得意,做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樣,但微微泛紅的臉色,還是出賣了他內心的激動。

安國公夫人悄悄召了婢女過來,讓通知廚房趕快上菜。

帝后都來了,難不成要干巴巴在桌邊坐著,和這幫人聊些有的沒的?

趕緊開席吧!

這當口,林雪竹對站在元修身后的全公公道:“皇上和本宮送給舅爺爺的賀禮呢?”

“奴才已經讓人搬過來了,就在門外候著呢。”全公公回答。

“抬上來吧。”林雪竹道。

全公公應了一聲,親自去門口傳賀禮。

四個小太監,抬著個蒙著紅布的賀禮走了進來。

全公公親自揭開紅布,露出一尊壽星佬的雕像。

壽星佬快有一人高了,看起來慈眉善目的,大而飽滿的額頭發著亮光,十分引人注目。

安國公抑制不住,笑得合不攏嘴。

這老大一尊壽星佬啊,真就是帝后給面子。

安國公起身就要跪謝,被元修攔住了。

“舅爺爺不必多禮,今天是舅爺爺壽辰,可不必顧忌君臣之禮。”元修說道。

安國公一聽,頓覺臉上有光,堪堪要下跪的膝蓋也直了起來。

老頭子對夫人道:“回頭讓人在你的佛堂旁邊收拾出間屋子來,把這皇上皇后賞的壽星給供上。”

安國公夫人也是個上道的,立馬痛快地應聲下來。

安國公一想到往后家里來客人,都可以領人往后院佛堂參觀,頓時更覺榮耀至極。

瞧著老頭喜氣洋洋地樣子,感覺他下一秒就能把拐杖扔了,直立行走,元修都忍不住暗嘆了一聲。

他現在就想知道,這個老頭子安排的大戲什么時候開演。

要是請他過來,就為了替自己長長臉,撐撐場面,那他可是要失望的。

很快,就有侍婢和小廝魚貫而入,為各桌賓客上菜。

酒菜上桌,氣氛較之剛才還要熱烈一些。

只不過帝后在座,眾人談話的聲音還是要克制一些的。

萬一說點什么犯了帝后的忌諱,還被帝后聽見了,那可就是喜事變壞事了。

這時,就聽偌大的廳堂里,一個大咧咧的聲音突兀地響起,“娘親,我要尿尿。”

眾人的目光,立刻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
只見慶國公的嫡子扯著慶國公夫人的衣袖,滿臉通紅,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,仿佛下一秒就要尿在褲子里了。

聽他用詞粗鄙,好些賓客露出了比一的神色。

慶國公夫人的臉瞬間就紅了。

她就是很后悔,為什么要同意夫君的提議,把這個小祖宗給帶出來了。

但她又怕這孩子真的尿在褲子里,連忙起身,想要帶著兒子去如廁。

“慶國公夫人。”這時,安國公夫人開了口,“孩子大了,終是不方便的。”

她叫來兩個小廝,說道:“趕快帶著公子去,好好照看著,別出什么紕漏。”

“是!”小廝連忙跑過去,一左一右扶著慶國公嫡子起身。

能看得出來,慶國公夫人在照顧兒子一事上,都是親歷親為的。

因此,慶國公嫡子看見兩個陌生小子沖自己跑過來,當時就嚇得往母親身邊躲。

“去吧,他們都是好人,你好好跟著他們。”慶國公夫人頂著眾人怪異的目光,安慰性地拍了拍兒子。

慶國公嫡子還是很聽話的,當即就不掙扎了。

許是實在尿急,他被小廝扶走的時候,還用手使勁抓著自己的褲襠。

這舉動實在是太過不雅,好些賓客干脆都不掩飾了,不僅嗤笑出聲,還用一種鄙夷的眼光盯著慶國公夫婦。

慶國公夫人恨不得當場找個地縫鉆進去,奈何這種場合,她也不能表現得太失禮,只能木著一張臉,任眾人嗤笑打量。

而慶國公在無地自容的同時,心里對這個兒子的存在更是厭惡嫌棄。

他甚至想著,這孩子得腦疾的時候,怎么就沒有一命嗚呼呢。

如此讓家族蒙羞之人,簡直不配活著。

而慶國公的庶子則是滿心歡喜。

他的蠢哥哥越是出丑,就越會讓人知道,此等東西不配繼承慶國公府的爵位。

哪有連大小解都控制不住的國公爺呢,就算勉強繼承了爵位,將來也是讓慶國公府蒙羞的貨色。

他看著眾人鄙夷的目光,十分滿意,仿佛那是加諸在自己頭頂的王冠。

就在眾人心思各異的時候,林雪竹開了口。

她說道:“慶國公夫人,把孩子養育長大,十分不易吧?”

她的語氣溫和平緩,雖然說的是慶國公夫人的傷心事,但奇怪的是,慶國公夫人絲毫沒有感受到被冒犯,也沒覺得難過。

“謝皇后關心,妾身覺得還好。”慶國公夫人說道。

林雪竹的嘴角掛著一抹平易近人的笑意,繼續道:“本宮的兩個孩子,也各有不省心的地方。養育孩子,哪有不操心的呢。每一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,令郎只是有他自己的世界罷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