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被狗皇帝抄家后,我搬空了整個國庫 > 第765章 本宮不待見

第765章 本宮不待見

慶國公夫人都跪下請罪了,慶國公和他那庶子才匆匆忙忙跟了過來。

庶子沒說什么,連忙跪下了。

慶國公卻是對著嫡子的臉,先狠狠甩了個大巴掌。

“不爭氣的東西,皇后你也敢沖撞,是打算讓我們全府為你陪葬嗎?”

這話應該是說出了在場幾乎所有人的心聲。

大家一致認為,如此沖撞皇后,這人肯定活不成了。

搞不好,慶國公府的其他人也要被牽連。

慶國公嫡子都被打蒙了,捂著臉,委屈巴巴地不敢抬頭,怕再挨揍。

慶國公這才跪下,對著元修和林雪竹請罪道:“是臣管教無方,讓逆子沖撞了皇后,臣罪該萬死。”

聽了自家夫君的話,慶國公夫人低著頭,怨懟地瞪了他一眼。

他的確罪該萬死!

至此,她算是明白了,自家夫君今天為何執意要把兒子帶出來。

大概就是想讓他惹出點事端來,好坐實了他沒有資格繼承爵位,再名正言順,讓那庶子承爵。

只是慶國公夫人沒想到,這事是慶國公和安國公一起商量好的。

安國公之所以動用自己的老臉,把皇帝請來,就是為了讓皇帝親眼看到慶國公嫡子惹出事端,從而廢了他的承爵之路。

若是她知道,一定覺得這倆老東西真豁得出去。

一個為自己的愛子,一個為愛女的未來夫婿,鋌而走險到如此地步。

不知兩個老東西深意的慶國公夫人,此刻百感交集,既有對慶國公的憤恨,又有對自己的責備,還有對兒子和皇后的歉意。

勉強鎮定了一下,她說道:“妾身管教不力,愿代兒子受過,請皇上皇后重重責罰妾身。妾身的兒子……他患過腦疾,是個不清楚的,他并不知道自己犯下何等滔天大錯,請皇上皇后明察。”

眾目睽睽之下,她為了保護兒子,不惜將自己和兒子的傷疤揭開。

滿面淚光之下,是更加千瘡百孔的心。

而那慶國公的嫡子,看見自己的娘親跪在那哭,莫名就像懂了些什么似的,怯生生地走過去,蹲在她旁邊,也不知道該做些什么,很是局促的樣子。

慶國公夫人內心更加愁苦。

這些年,她為了照看這個兒子,對于府里發生的事情都是睜一只眼,閉一只眼的。

倒也不是她甘心被個妾室騎在頭上,只是照顧一個癡兒實在太過于牽扯精力,讓她根本無暇他顧。

是以,妾室代她之責,管理慶國公府,她也只能聽之任之。

她也想過要爭,可是看見兒子懵懵懂懂的樣子,她終究是不忍心疏忽他。

這么多年,就連她的娘家人,都在責怪她沒有看好兒子,讓兒子患了腦疾。

這難道是她的錯嗎?

輕輕伸出手,按在了兒子的手上,慶國公夫人無聲流淚。

“請皇上皇后重重責罰妾身,孩兒之過,妾身一力承擔。”慶國公夫人再次說道。

這世上唯有一人,對她道了句辛苦,那人是這個國家的皇后。

等了許久,帝后都沒有說話。

所有人,包括看熱鬧的人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慶國公十分不安,有心抬頭看看帝后是什么臉色,卻終究不敢。

安國公也在密切關注帝后的動態,只不過,他從帝后的臉上,看不出絲毫情緒。

這對年輕的夫婦,實在讓人看不透。

“慶國公,你怎么說?”半晌,在眾人內心忐忑不已之時,元修終于開口了。

“微臣教子無方,定會狠狠責罰孩兒。”慶國公毫不猶豫說道。

嗤!

寂靜的廳堂里,傳來女子嗤笑。

林雪竹緩緩開口,“怪道世人都說,女子不易。懷胎十月,一招得子,疼痛是她,難眠是她,受責還是她。本宮雖為女子,有時候卻也不得不對某些男子道一聲羨慕。只要會投胎,生在有祖上蔭庇之家,即便一生碌碌無為,也可享榮華富貴。出了事只把責任一推,自己清白一身,臟水自有人接著,著實有福氣!”

說著,她冷笑將面前盤碗一推,起身道:“勛貴之家面容著實丑陋,本宮不待見看到這些,先回了。”

說完,她扭頭就走,理都沒理試圖阻攔的安國公夫婦。

而她的一番話,可謂是把慶國公的臉面都摔在地上猛踩。

跪著的慶國公,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。

皇后憤而離席,在場的賓客紛紛將目光轉向了皇帝。

元修坐著未動,神色雖然如常,但看上去并不和藹。

他盯著慶國公,半晌才道:“慶國公,現在你怎么說?”

嗬,果然是帝后的風格。

皇后一如既往,維護女子的利益。

皇上也一如既往,維護皇后的威勢。

眾人都覺得,慶國公要完蛋了。

皇后這人雖然手段厲害,但卻不是個愛生氣的。

他能把皇后氣成這樣,縱是皇后不追究他,皇帝也絕對不會饒了他。

這不,非要讓他給出個說法,就說明皇帝今天跟他耗上了。

慶國公心里翻江倒海的,他不知道他應該說什么。

狠狠責罰兒子還不行嗎?難道,皇上還想讓他殺了親生兒子不成?

望著他不知所措的樣子,在場深知帝后脾性的官員,都覺得他實在愚鈍不堪。

你兒子是個傻子啊,出了事能讓一個傻子擔責嗎?

當然是你們夫婦倆沒把傻兒子管好啊!

你夫人都主動認錯了,你還在這瞎瞪什么眼睛呢?

趕緊認錯領罰,說不定還能罰輕點。

再瞪一會眼睛,把皇上弄得不耐煩了,有你好果子吃。

然而,朝臣們著急歸著急,他們終究不是慶國公,無法代他認錯,更不知道慶國公沒想明白這件事的點在哪里。

慶國公的腦子卻是沒轉過來這根筋。

一來他不在朝堂,也不關心朝堂之事,因此根本不知道帝后是個什么脾氣。

二來他腦海中的父權夫權觀念根深蒂固,既不是他惹出來的事情,當然不會覺得自己有問題。

因此,他壓根也沒往自己認罪領罰那方面想。

只道狠狠責罰兒子,生死勿論,到時候既能給帝后一個交代,又可以不受道德譴責地處理掉這個惹禍的傻兒子,豈不是兩全其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