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83章 當成未來親家母

第83章 當成未來親家母

兒子那點心思,魏夫人是知道的。只是門第差距太大,根本不用幻想。

但她怎么也沒想到,時二夫人對自己這么熱情。

“呀,您就是魏夫人啊!”唐楚君被女兒點醒后,方知起兒早前就喜歡魏采菱,要不怎么會知道時云興想干壞事呢?

她現在就是看魏夫人特別親切,就像認識了許久一樣。

魏夫人受寵若驚,忙站起來行禮。

被唐楚君一把扶住,“都是自家人,不必講那些虛禮。”

魏夫人以為對方說的是做生意那件事,便道,“該有的禮數,還是要有。妾身見過時二夫人。”

唐楚君卻將人家當成了未來親家母,分外熱情。

她看著對方,雖然不是勛貴世家,但禮數周到,儀態端方,不卑不亢,便覺得極好,“我瞧著魏夫人就很投緣,往后咱們姐兒倆要經常走動才是。”

魏夫人在京城見慣了世態炎涼,像他們魏家這種官階,幾乎沒有勛貴愿意與之來往。

偶爾遇上了,人家都生怕沾上他們甩不掉。所以這些年,她很少參加如此盛大的宴會。

這次要不是時家大小姐盛情邀約,又加上人家對他們魏家有情有意,要是再推脫就真有點不上道了。

此時見唐楚君這般熱情,便知有這么好的母親,怪不得能養出這么好的女兒。

她也是選擇性把時云興給忘記了,心里滿滿都是暖意,“蒙夫人不棄,妾身以后便時常來府上叨擾。”

“甚好!”唐楚君笑瞇了眼,“如此甚好。”

兩家一來二往三熟識,這離議親還能遠嗎?

彼時,魏嶼直不時揚頭朝屋里看去。

但覺心頭那個女子如冬日開出的牡丹,耀眼又鮮艷。

只要她往那里一站,光芒四射,其余再貴重的人和物都黯然失色,不值一提。

他心里像揣了個小兔子,撲騰撲騰亂蹦。全然沒發現旁邊有個府衛,正虎視眈眈朝他投來凌厲的視線。

見她周圍的人終于散去,魏嶼直忙整了整衣袍,向著那方向而去。

誰知腳下一滑,小腿肚子莫名酥麻。嘩啦一聲,整個人直直朝地面摔去。

這邊動靜立刻引來了時安夏的關注。

她忙帶著紅鵲急急而來,“這是怎么了?快,扶魏公子起來。”

一眾府衛也是一時愣住,沒反應過來,聽到姑娘吩咐,立刻就上去扶人。

只陳淵涼涼看了一眼,轉身朝著時云起而去。

時安夏也無暇管他,只是對魏公子在自己府上摔了一跤非常抱歉,“魏公子,你還好嗎?”一邊又吩咐紅鵲,“去請申大夫來看看。”

紅鵲應聲,正要轉身,被魏公子叫住了,“沒事沒事,無需看大夫。我就是忽然腳麻了,沒站穩,讓時姑娘見笑了。”

他臉紅到了耳根后,全然忘記自己是要準備過去找時安夏聊天。

他邊說邊忍著腿疼,一瘸一拐跑掉了。

時安夏看了一眼平整的地面,總覺得哪里不對。

她望著魏嶼直消失的背影,方想起還在海棠院的魏家姐倆,“對了,紅鵲,你有安排人送飯食給魏小姐嗎?”

紅鵲乖巧的,“姑娘放心,奴婢親自把飯食送到魏小姐手上的,餓不著她倆。”

時安夏笑著抬手摸了摸紅鵲的小臉,又怕紅鵲忽然叫她“奶奶”,忙放下手問,“東蘺回來了嗎?”

說起這個,紅鵲神秘點點頭,有些一言難盡,“東蘺氣壞了。”

時安夏挑了挑眉,“走,看看去。”

賓客未散,不過她不是主角,又是未出閣的姑娘,無需陪著一群夫人閑聊。

她便回了夏時院,見東蘺正捧著一杯水,大口大口喝,眼睛紅了一圈,脖頸還有一處傷口。

時安夏心里咯噔一下,揚聲問,“東蘺,你受傷了!被誰傷的?”

東蘺看著姑娘回來,忙搖頭,“姑娘別急,這是我自己傷的。”

原來,她追著時安心的馬車去到了望月樓,見黃嬤嬤領著時安心進了最里頭的一個雅間。

大概一炷香的時間,黃嬤嬤就一個人從雅間里出來了。

不用想,雅間里頭自然是時安心和陸永華。

時安夏不贊同地皺眉問,“這就讓他倆獨處上了?”

東蘺點點頭,“應該是黃嬤嬤借口肚子疼,要如廁。因為她是捂著肚子出的房門。一出房門,她腰身就挺起來了。”

時安夏幽深的眸子掠過一絲涼意,聲音卻平靜,“然后她就去叫人了?”

東蘺覺得自家姑娘簡直就是神算子,“正是。這死老婆子壞得很,根本就沒去茅房。而是去另一端的雅間叫上幾個人,準備撞破安心小姐和陸永華私相授受。那幾個人,奴婢不認得。但從衣料上看,就算不是官家夫人,也都是有錢人家的夫人。”

時安夏聽得眸色更涼。這分明是不給時安心活路啊。

其實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時安夏對給不給時安心活路已經不太關心。

她可能天性涼薄,也可能看多了恩將仇報的白眼狼,便很難發自真心要去強制改變別人的人生。

有時候點到即止,能聽得進去的,她可以順手幫一幫。聽不進去的,就自求多福。

但她不能不管時家姐妹們的清譽,時安心如果在外私會外男,會影響到整個時家的女子出嫁。

她已經猜到了東蘺為什么眼睛紅紅的,卻又說自己沒被欺負。

果然,東蘺道,“當時情況緊急,奴婢來不及帶走安心小姐。所以奴婢情急之下,只得闖進門去,將門大大開著,跪在安心姑娘面前哭了一場……”

黃嬤嬤要帶人去撞破兩人私會,自然不會把門關得太嚴實。

所以她輕易就推門而入,然后把大門敞開,當時還嚇了屋子里的兩人一大跳。

陸永華臉色難看地問,“你是誰?”

時安心卻指著她驚訝地喊,“你,你……”

東蘺急中生智,擠了好些眼淚出來,情真意切道,“姑娘,東蘺知您疼惜下人。可奴婢跟陸公子只是個誤會,不值得您為奴婢出頭啊。”

她話音剛落,黃嬤嬤就帶著人出現在了門口。

一時間,整個房間死一般沉寂。

黃嬤嬤臉色大變,“你!你是誰?”

時安心雖然蠢,這時候也反應過來,忙眉頭緊皺著站起身,看了看黃嬤嬤,又看了看陸永華,最后將視線落在跪著的人身上,“東蘺,你說你跟陸公子只是個誤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