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93章 一見傾心的真相

第93章 一見傾心的真相

看著晉王一行遠去的身影,從后殿旁側拱門出來的時云起眼底一片陰霾。

他剛出恭出來,正準備去追妹妹幾人的腳步,就聽到了晉王殿下和一群幕僚不知廉恥地討論“有緣人”。

所以這狗晉王不止盯上了他的妹妹,還盯上了魏姑娘!

剎那間他揣著滿腔怒火,后悔真不該逼著陳淵去搬路中間的樹,就該轉道去大足寺。

如此就不會惹禍上身了!

怎么辦?他心里雖慌亂,腿腳卻沒停,轉了個小道,翻墻走捷徑去追妹妹一行人。

須臾,時安夏轉身看見哥哥披風搭在手上,身上的衣袍被劃了好幾道口子,行來十分匆忙,臉色更是蒼白,不由好奇,“哥哥這是怎么了?”

時云起喘了口氣,“沒事,就是……咱們先換個地兒,一會兒再來大雄寶殿。”說著利落抬手抄起小娉婷,率先往左拐去,“快,走這邊。”

時安夏雖然詫異,卻也沒問,加快腳步跟上去。

一行人都沒質疑,只跟著他跑,夜寶兒更是一馬當先撒丫子往山上沖。

幾個姑娘行走不便,踉踉蹌蹌好容易爬到后山半腰上才停下來。

時安夏問,“采菱姐姐,你還跑得動嗎?”

魏采菱走得狼狽,主要是身上的衣物太過累贅,聞言卻笑笑,“跑得動,這不算什么。在安州那幾年,我天天上山采藥,沒幾個跑得過我。”

魏娉婷拍手笑,“我也跑得動。”

時安夏呼了一口氣,點了點她眉心,“你在云起哥哥懷里,當然跑得動。”

魏娉婷得意地笑成一朵小花兒,烏黑的眼珠子亮晶晶。

魏嶼直忙伸手過來接,“還是我來抱吧,她沉。”

魏娉婷轉身就摟著時云起的脖子不放,“我不!不沉!我輕噠!”

魏嶼直一只手像拎小貓一樣去拎妹妹的后頸,逗得妹妹咯咯笑。

終于,小娉婷被她哥哥拎到地上站好。

大家的嬉笑吵鬧緩解了時云起的緊張,他向大雄寶殿前的大院望了望,便見晉王大搖大擺到了。

時安夏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,也看到了晉王,“哥哥,你是聽到了什么嗎?”

時云起看了一圈在場的人,最后視線落在全程不發一語的陳淵身上。

陳淵見此,轉身就走。

時云起只得叫住他,“陳淵你回來,我不是那意思。”

陳淵頓住腳步,卻不回頭。

在所有人看不見他臉的時候,他投向晉王蕭晟的目光變得冰冷肅殺。

時云起緩了緩,才輕啟薄唇,“其實也沒什么,就是剛聽到晉王與他幕僚的對話,大意是……晉王似乎在找一個有緣人。我想著,咱們也不可能是他的有緣人,就,就想避一避。”

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涉及兩個姑娘的婚嫁,他這個當哥哥的自是不能隨意說出口,只能說些模棱兩可的話。

陳淵卻緩緩回過頭來,棱角分明的臉上更添凌厲。

時安夏心頭也是涌起一種難言的直覺。

有緣人?

只三個字,就讓她電光火石間捕捉到一個上輩子忽視的真相。

說什么一見傾心夜不涼,相思成線鬢微霜,原來都只是因為這個“有緣人”。

是了,一個對佛祖并不誠心的人,為什么會選在元宵這一天來報國寺?

一個只顧著享受的人,會頂著寒風大雪來報國寺,難道不是很異常嗎?

宿命的真相,竟是尋找有緣人。

想必這個“有緣人”是對他皇位爭奪的一個助力,怪不得當年皇太后對她那么積極友善。

不是皇太后慈愛要成全孫兒,只是因為自己就是那個所謂的“有緣人”,有價值而已。

得知真相時,時安夏神色如常,心里更是平靜得沒有半分波瀾。

實在是,不值得人傷懷。

時安夏知哥哥沒有把話說全,也不急著追問,只低頭瞧著垂眉耷眼的魏娉婷,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,輕笑著逗她,“娉娉婷婷,寺廟里是不是不好玩啊?”

魏娉婷雙手放嘴邊呵氣,在原地蹦跶,“夏兒姐姐,我冷。”

時安夏見她小臉兒凍得通紅,心頭一陣柔軟,“那下次不帶你來了好不好呀?”

魏娉婷搖晃著腦袋,“不好呀不好呀!我想見夏兒姐姐和云起哥哥,還有黑衣哥哥和小夜寶兒嘛!我想和你們一起玩!”

時云起終于笑了,一臉緊繃情緒悄然散去,“咦,還順帶算上了我?”

魏采菱柔柔一拉妹妹,抱在自己懷里,“我們家娉婷小可愛喜歡長得好看的哥哥姐姐!”說完,似乎意識到了什么,臉一下子紅起來。

時安夏瞧著自家哥哥也是耳朵都在泛紅,不由莞爾。

再瞧那黑衣哥哥,真就是絲毫沒點變化,就好像人家說的黑衣哥哥不是他一樣。

還是夜寶兒給面子,圍著他們跑了好幾圈,蹬得白雪四處飛落。

時安夏淺笑盈了眉眼,溫溫道,“那咱們先回去,下次再來報國寺,別把小娉婷涼著了。”

魏采菱忙道,“來都來了,不用慣著她。這孩子皮實著呢。”

時安夏攏了攏披風,“其實……我也冷。我知道山下有個小鎮,那里有好吃的糖油果子,不知這雪天可還有人賣?”

魏娉婷跺了幾個小碎步,高興極了,“我最愛吃糖油果子了!”

魏采菱寵愛地摸摸妹妹的小臉,“你就說,有沒有什么東西是你不愛吃的吧,小饞貓!”

她近來睡得踏實,再沒有做過什么亂七八糟的夢,氣色十分好,紫色披風將其均勻的膚色襯得更加瓷白。

她本就清麗出塵的模樣,越發出挑。

時云起目光落在魏采菱身上,眉眼陰沉,心事重重。

時安夏安撫地拍拍哥哥冰涼的手,親手為他穿上披風,趁著為他系帶時低聲寬慰著,“哥哥,相信我,再大的事都不算事。”

時云起心頭一震,方想起自己這妹妹,短短半個月把侯府從上到下,從里到外全然變了個樣子。

一時心下大定,也羞愧不已,覺得自己還不如個女子沉得住氣。

兄妹倆剛相認,不講究什么男女大防,只覺面前的人就是自己用生命也要護好的人。

幾人從小路出了報國寺,上了各自的馬車。

馬車行去寬木鎮。

今日正好趕集,又是元宵,鎮上十分熱鬧。

雪再大,百姓還得生存。雞鴨魚肉,白菜蘿卜,數量雖不多,但也有一些。

集市盡頭處,還真有一家在賣糖油果子。只是天太冷,油也是冷的。

賣家愁眉苦臉,實在是沒人買。

眾人似乎都忘記了晉王的什么“有緣人”,只歡喜地一涌去買糖油果子。

時安夏故意落下幾步,離走在最后的陳淵近了些。

她轉頭喊,“陳淵?”

陳淵步子一頓,差點沒收住撞上她。

少女皎月般的臉兒半隱在兔毛圍脖里,睜著一雙清凌凌的眸子看著他,“幫我做件事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