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124章 又慫又英勇的人

第124章 又慫又英勇的人

眾人伸腦袋一瞧,喲,一百兩呢!

都是些毛頭孩子,誰身上有那么多銀子?

一幫子人看得眼熱,“賭賭賭!妹妹可想好了?”

“想好了。”小姑娘掃他們一眼,撇嘴,很瞧不起的樣子,“可你們有銀子賭嗎?”

她拍一百兩在桌上,又從袖子里拿出一張銀票,再拍出一百兩,又拍出一百兩……整整五百兩,主打一個豪氣,“你們有銀子嗎?就在這叨叨叨!”

霍斯梧臉都綠了,“!!!”

被小姑娘蔑視著上下打量的滋味,就還挺難受的。

可該說不說,他兜里真挺干凈。爹娘偏心,有什么都緊著他哥哥霍斯山。

誰叫他哥哥學問好,爭氣呢?所以沒得怨。

他平日沒事吃個零嘴兒喝個茶沒問題,誰家好人揣著五百兩銀子在街上晃蕩啊?

這屋子里,他是老大,那五個跟班就更別提了。

一個個兜比臉干凈。一時間空氣有些凝固,少年的自尊心被打擊透了。

一個年紀小些的少年,名叫馮免,主打一個臉皮厚,主意多,“開個賠率,銀子多的就下注多,銀子少的就下注少,這又沒什么!”

時安夏身后小廝打扮的紅鵲撇撇嘴,“嘖,還挺會占便宜的!”

屋里的空氣又凝固了。

時安夏揚了揚頭,一拍桌上五百兩銀子,“也別費事,我押云起書院全員挺進對抗試。我輸了,五百兩銀子歸你們!你們要是輸了……”

馮免眼睛一閃,“怎樣?”

“就給本爺當一年跟班!本爺叫你們做什么,你們就得做什么!”時安夏挑釁望著霍斯梧,眉頭一挑,小下巴一揚,“敢賭嗎?”

跟班們一陣騷動,覺得這買賣不錯啊。穩贏的局!

五百兩銀子這么好賺嗎?小姑娘看著挺聰明,其實蠢呆呆。

但霍斯梧遲遲不點頭。

他年紀長一些,心思活絡幾分,總覺得小姑娘的眼睛看起來滿目星光,樣子也俏皮可愛,可莫名就令人不敢直視,看不明白。

但他腦子里到底沒裝多少東西,經小跟班們七嘴八舌一慫恿,再受小姑娘一挑釁,當即一拍桌,“賭就賭,誰怕誰?”

其實他是經過慎重思考的。

首先時云起不可能進對抗試;其次,小姑娘押的是云起書院全員挺進對抗試,這就更不可能了。

小姑娘基本就是妥妥的送財童子啊!

霍斯梧就怕小姑娘反悔,當即叫來小二提供筆墨紙硯。

白紙黑字寫下來,就不擔心到手的銀子跑掉了。

時安夏笑著夸了一句,“挺有腦子的啊,但不多。”

霍斯梧:“……”后面那句可以不用說。

他見一切已成定局,心情大好,對人家懟他也不生氣,反而拉起了家常,“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本爺是時家的小公子,名叫時云舒。云起云舒,記住啦?”時安夏在一式兩份的賭約上,簽下“時云舒”的大名,蓋上手印。

其他人也挨個簽了名字,蓋完手印。如此賭約便生效了。

今日基礎試,考完歇兩日。按以往慣例,后日下午就能出榜,揭曉進入對抗試的名單。

時安夏將賭約折好交給身后的北茴,又將四百兩收進袖中,留了一百兩放桌上,“喏,一百兩押你們這!后天來看榜,到時輸了記得還我哦!”說完施施然走去了隔壁。

霍斯梧將一百兩揣進懷里,大喊一聲,“小二,把你們最貴的糕點果子瓜子杏仁兒全給我上齊!”

馮免這會子有些心虛,“十五哥,要是萬一輸了……”話沒說完腦袋就挨了一掌。

霍斯梧信心滿滿,“我打聽得真真切切,時云起根本沒念過書。那書院就是他母親想補償他,讓他過個癮。你們真以為他有幾斤幾兩,還不是肚里空……“

后面那個“空”字沒說完,又見笑瞇瞇的小姑娘從門框邊探了個頭出來,“肚里空空的霍十五,聽好了哦!要是你們輸了,不給本爺當跟班,不按本爺的吩咐辦事,本爺就把這賭約印了發得滿京城都是,讓你們走到哪都被人戳脊梁骨!不止,本爺還能讓你們爹娘都揍死你們!”

屋子里的幾個少年互相對視一眼,齊齊打了個寒顫。只覺小姑娘明明長得很可愛的一張臉,瞬間變得面目可憎,跟只惡鬼似的。

時安夏玩得開心,笑容久久落不下去。

霍十五!原來是這樣的霍十五啊!

北茴見姑娘今天跟平日沉靜的性子完全不同,驚詫地問,“姑娘,您認識那位公子?”

時安夏笑得狡黠,“認識,也不認識……反正這人挺有意思的。你目測那幾個小子的身量身形,趕著去給他們做幾套云起書院的衣服。我有用。”

她記得這個霍十五。

那一年,惠正皇太后集結兵力抵御幾國聯軍。

唐星河領著京城一眾紈绔上戰場。

霍十五是其中之一。

時安夏知道霍十五這個人的時候,是唐星河帶著成千上萬的棺木悲壯回京之時。

那些零散的冰冷尸骨中,就有霍十五。

據說,霍十五是為了給主力軍開道,中了敵軍埋伏。

他被活捉后,在陣前被敵人當著唐星河的面,一刀一刀開腸破肚,活活凌虐而死。

他每被敵軍劃拉一刀,就喊一句,“北翼必勝!”

他是笑著喊出“北翼山河萬世不朽“而死的,也是哭著求唐星河射他一箭給個痛快而死的。

因為他說,“唐將軍,十五太痛了!十五好怕痛啊!”

霍十五!就是那種又慫又英勇的人!嘴賤,但心不壞,容易被人利用,卻又講義氣的人!

時安夏心血來潮跟他們定下賭約,完全不是因為他們唱衰哥哥。

滿京城唱衰哥哥、唱衰云起書院的人多了去了。要因為這就跟人家急眼,急得過來嗎?

只是因為在門外聽到那一聲“十五哥”,讓她忽然想起唐星河跪在大殿上哭著講起關于霍十五的故事。

時安夏就想看看那又慫又英勇的霍十五,到底是個什么樣子。

如果沒猜錯,他那幫小跟班里一定有個叫馮免的,跟著霍十五一起中的埋伏,死在了青山凹。

如今盛世太平,若能把這幫人聚集起來做點有用的事,也不至于被爹媽嫌棄,認為他們拖了家族后腿,給家族抹黑。

時安夏正要敲門進雅間,好巧不巧,又碰上了正上樓來的黃思凝。

四目相對,一個從容平靜,一個怒目而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