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142章 鳳陽郡主和陳大將軍的傳聞

第142章 鳳陽郡主和陳大將軍的傳聞

十年禁考,對一個住地遠離京城的學子來說,無疑是致命的打擊。

時安夏要把吳乘風留在京城。

原因無他,只緣這人曾在惠正皇太后最艱難的時候為國上下奔走;人心渙散之時,他謄寫政令,激寫檄文,在朝堂呼吁為官者不可只為小家而不顧大家;在街頭倡議百姓為前線將士集糧買馬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。

他是這樣熱血的一個人,所以也容易被人煽動犯錯。時安夏聽聞明德帝下達十年禁考令后,沒有猶豫就來了。

她站在客棧院子里,看著天色漸漸暗了下去。

終于,北茴等人從屋里出來了,“姑娘,他愿意簽十年的契約。”

時安夏點點頭,“你安排他先去醫館治傷,治好了再接回云起書院。”

北茴應下,讓跟來的府衛去辦了。

時安夏回到侯府,月兒升上了樹梢。

早前門可羅雀的侯府門前,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滿了馬車。

時安夏掀簾只看了一眼,便吩咐下去,“咱們從后門進府吧。”

馬車夫趕著馬車掉頭,從后門而入。

時安夏回到夏時院。

東蘺將府里的情況說了一路。時安夏便是知道,護國公府除了大舅母過來道喜,外祖父也來了。

除此之外,定國公府,勛國公府等等都來了人,甚至時婉珍的夫家常山伯府也派人來了。

如今全部聚在正堂里敘舊,由精神頭越來越好的老侯爺和時成軒在那接待。

一時間,建安侯府熱鬧非凡。

時安夏一個小姑娘,也輪不著她出頭,正好樂得清閑。

她只關心一點,“別讓人去煩我哥哥。”

東蘺笑著回應,“起少爺躲去了書院最里面的廂房溫書了。魏府的魏夫人也來過一趟,很快就走了。哦,對了,剛才大姑奶奶跟咱們夫人吵起來,說是我們云起書院害得她兒子沒晉級。”

時安夏挑眉。對了,她那個志言表哥落榜了。

她之前一直以為上輩子志言表哥是因為心態不好,太重得失才導致對抗試第一場就敗北,誰知內里真有隱情。

想來也是,一個得過案首、解元的人,一個基礎試能考前三的人,怎么可能忽然就輸得這么徹底。

想起邱志言那一向溫文爾雅又不動聲色的樣子,時安夏便是明白,志言表哥在報復大姑母。

紅鵲拿了一張請柬邀帖進來,“姑娘,這是鳳陽郡主派人送來的。”

“鳳陽郡主?”時安夏翻開帖子一瞧,果然是鳳陽郡主專程請她去參加公主府的賞花宴。

不知何故,她一看到鳳陽郡主幾個字心里就不舒服。但分明,她和這個人沒有太大的交集。又似乎,她不記得有沒有交集了。

如今,她只要一出現這感覺,就莫名懷疑到陳淵頭上。

她想了想,“紅鵲,你去把時安柔叫過來。”

很快,時安柔來了。

她請了安,才忐忑不安地問,“安夏姑娘,最近我沒做什么惹您不高興的事吧?”

時安夏單刀直入問,“你以前聽過陳淵和鳳陽郡主什么傳聞嗎?”

時安柔一聽,便知時安夏肯定在給紅鵲相夫婿呢,忙回話,“鳳陽郡主一直就想嫁給陳大將軍,后來皇……”她神秘靠近了些,才低聲道,“后來榮光帝給他倆賜了婚。陳大將軍抗旨拒婚,把鳳陽郡主氣得要從芙蓉樓上跳下來……咦,這事您應該知道啊,為什么來問我?”

時安夏沒好氣,“我就看你說話老不老實。”

時安柔:“……”我都老實得跟鵪鶉一樣了,還要怎么老實?

于是她也不管人家記不記得,又老實說了下去,“陳大將軍寧可帶兵去汶州,也不愿意娶鳳陽郡主。結果鳳陽郡主又追到了汶州,最后死在了那里。當時榮光帝下令要處死陳大將軍以平息嬋玉公主的怒火,后來不知什么原因又算了。”

時安夏淡淡道,“你倒是什么都知道得很清楚。”

時安柔十分無奈,“安夏姑娘您每天日理萬機忙得時間不夠用,根本不會知道像我們這種永遠見不到皇上,連宮斗都不用參與的人,到底有多無聊。我們那幾個姐妹,整天不聚在一起聽這個說那個,日子怎么打發?”

時安夏忍住笑,聲音緩和了些,“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?是繼續折騰你那個溫泉莊子呢,還是有別的想法?”

時安柔表情凝固了一瞬,“安夏姑娘,您說實話,那莊子價格是不是您炒上去的?”

時安夏眉頭微挑,“我可先跟你說,買莊子的銀子我不退!當時銀貨兩訖,沒得后悔。”

“我就是問問嘛。”時安柔難過得緊,“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沖昏了頭,會覺得能吃下那么大片地,那么大座山。唉!”

“莊子是我炒上去的。”時安夏將桌上的算盤珠子輕輕一撥,發出好聽的聲音,“然后你就上鉤了。時安柔,你還真是好騙呢。”

時安柔:“!!!”真的是你!啊啊啊啊!果然是你!我就知道是你!

無論她內心有多咆哮,化成出口的話都變得柔弱,快哭了,“我不跟你斗了!我再也不跟你斗了。”

時安夏搖搖頭,又用手指輕輕撥了一顆算盤珠子,“其實你是因為沒找到契機,沒有可以用的人。你娘又成了廢物,你舅舅還關在牢里。你現在根本沒有可以依靠的人,所以你變老實了。但凡有那么一個機會,你就會以為,你的人生又要走向巔峰了。”

時安柔:“!!!”你又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!

可她自己清楚,她內心還隱藏著一點點僥幸……可就這么一點點僥幸,又被時安夏抓到了。

時安夏溫溫道,“我不管你內心有多少僥幸,也不管你想要過什么樣的日子。但有一點,你若是起了害我的心,必尸骨無存。”

時安柔是瑟瑟發抖加臉色鐵青出的夏時院,又是被恐嚇打擊的一天。

時安夏笑,這貨看來還能繼續老實一陣子。就像一只風箏,把線拉在手中,松一松,緊一緊,這風箏就能朝著她希望的方向晃蕩一陣。

冬喜端進來一盞老鴨湯,里頭煨了干香菇和栗子果肉,“姑娘怕是餓過了吧,今兒夜飯也沒用。”

時安夏笑道,“也不必餐餐都跟栗子較勁。”

冬喜道,“小廚房那邊自從知道姑娘愛吃糖炒栗子,恨不得每個菜都給您加栗子才好。”

時安夏便是想,這糖炒栗子到底是有什么由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