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154章 一定要讓時云起身敗名裂

第154章 一定要讓時云起身敗名裂

U時婉晴現在吃了于素君的心都有。

按照計劃,昨兒夜里邱紫茉把藥下在邱紅顏的茶里。兩姐妹談著心,沒一會兒就起了藥效。

邱紫茉親眼看到邱紅顏倒下才離開的,時婉晴也是親自安排了人把邱紅顏送到別處去。

現在就是等念珠引著于素君的人,去發現邱紅顏的慘狀,然后由此順理成章扣下時云起。

可是!可是誰來告訴她,她的女兒邱紫茉又去哪兒了?

于素君懶得跟她再廢話,半個眼神都不給她便轉身往外走。

時婉晴一咬牙,喝斥幾個丫環,“還不快去找人!”

碧嬌得了眼色,立刻跑出門,朝荒院那邊而去。

于素君望著碧嬌的背影,對身邊的王嬤嬤道,“找幾個人跟著她。”

事出有異必有妖。時婉晴的表情明顯不對。

于素君其實心里也有點慌。若是侯府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出了事,一旦處理不好,就會把現在大好的局面毀得稀爛。

她第一個想法是,現在應該去找夏兒拿主意。

可又想起時安夏某天說,“大伯母,您才是當家主母,當怎么辦就怎么辦。”

行吧,她總不能一輩子都靠夏兒。

這頭,碧嬌剛到一個荒院門口,就見念珠也帶著余嬤嬤到了。

碧嬌看著念珠斗志昂揚的樣子,忙出聲提醒,“紫茉姑娘也不見了。”

可那會子念珠哪能會意“紫茉姑娘也不見了”的危險后果,心里想的就是夫人交待的任務,要帶人找到這個荒院里的屋子來,從而找到紅顏姑娘。

只要找到紅顏姑娘,她的任務就算完成了。是以一點都沒注意碧嬌朝她使的眼色。

這個院子里有口陳年老井,還有幾間不曾修葺的屋子。

念珠雄赳赳氣昂昂推開一間又一間屋子,都沒找見人。做戲做全套,她總不能一下子就找到那間有人的屋子。

碧嬌便是趁著這個當口,來到了那間屋子。

她現在慌得不行,紫茉姑娘也不見了,不知道該不該推開這門。萬一推開門,里面的是紫茉姑娘該怎么辦?

就在她這一遲疑間,余嬤嬤已到了跟前,二話不說便踹門而入。

門本來就沒關實,余嬤嬤這一腳可謂虎虎生風,門被踢得撞在墻壁上哐哐作響。

入目處,一覽無余。

屋子里床柜齊全,只是沒有被褥,且蜘蛛網纏繞。

被撕破的褻衣褻褲亂七八糟扔在地上,一片狼藉。

一個姑娘散亂著烏黑長發,躺在光禿禿的床板上。一件黑色披風歪歪斜斜蓋住她的身子。

露出的雪白肩頭上,是一個個醒目印痕,分不清是被掐的,還是被怎么的。兩條露在外面的光腿上,已是沾染了許多灰塵,黑色紅色青色,簡直把人看直了眼。

跟著余嬤嬤進來的人里,至少有四五個年輕力壯的府衛,頓時呆在當場,不知所措。

余嬤嬤到底是見過世面的人,立時沉下臉道,“都退出去。”

那碧嬌也是呆了,完全挪不動步。她看不出這是紅顏姑娘還是紫茉姑娘。

就在這時,念珠竄了進來。

怎么能退?這不是夫人和紫茉姑娘設計的場面嗎?

她一個健步沖進去,將那姑娘遮掩在黑發中的臉露了出來。

這臉一露出來,碧嬌就麻了。

念珠也愣住了。這!這!這怎么是紫茉姑娘?

正要退出去的幾個府衛也是好奇地扭頭看了一眼,就連平時臉盲難認人的府衛都是把那張臉給深深記住了。

余嬤嬤雙目一沉,喝斥一聲,“去通知大夫人,其余人守在這里,誰都不許離開。”

……

另一頭,時婉晴腦子亂成了一團漿糊。從知道邱紫茉也失蹤了,事情就逸出了她的可控范圍。

她現在只記得一點,無論如何都要把時云起拖住,不能讓他順利出府參加斗試。

于是她火速派人去攔住時云起……這一攔,就把事兒鬧大了。

唐楚君今兒早上因為兒子參加對抗試,本就起得早,準備跟著閨女一起去現場觀看對抗試比賽。

這還沒出門,就聽說兒子被人攔下,帶去了某處荒院。

這還得了!唐楚君風風火火趕到的時候,于素君和時婉晴幾乎也是前后腳到的荒院。

此時亂成一團,下人來不及匯報,唐楚君就和時婉晴發生了口角。

“你找不到女兒,拖著我兒子做甚?我告訴你,時婉晴!要是耽誤我兒子參加斗試,我饒不了你!”

時婉晴此時已是站在懸崖邊上,又慌又亂,又狂又癲,“唐楚君,我女兒的失蹤要是跟你兒子有關,我會跟你拼命!”

“你是有個大毛病!”唐楚君不會罵人,半天憋出這么一句。

時婉晴此時腦瓜子脹得生疼,只有一個想法,要趕緊進屋找到那條繡有菱角花和云朵的巾子。

只有找到這方巾子,才能順理成章把時云起扣下。到時看唐楚君狂個什么勁兒!

于是時婉晴在見到余嬤嬤等人守在房門口,就沖過去問,“在里面嗎?是不是在里面?”

余嬤嬤一言難盡地看著大姑奶奶,“是,在里面。唉!大姑奶奶,您想開點。”

時婉晴聽了這話,便知道,事成了。

因為這間屋子正是她和女兒商量好拿來毀邱紅顏的地方,是以她完全沒想過里面的人不是邱紅顏,而是邱紫茉。

碧嬌終于發出一聲悲泣,“夫人……姑娘她……”

可這話聽在時婉晴耳里,反倒以為丫環做戲做全套,便興沖沖進屋去找證物了。

時婉晴推開門,見到光禿禿的床板上,躺著一個姑娘。

那姑娘聽到動靜,一下子坐起身來,攏緊身上的披風。

可披風便是披風,遮了這里漏了那里,白花花的皮肉襯著黑色披風分外淫靡顯眼。

還沒待時婉晴看清姑娘長相,就聽里面發出聲嘶力竭慘叫哀號,“時云起!是時云起……”

那聲音震耳欲聾,直把時婉晴震得天靈蓋都快碎了。

紫茉!

她的紫茉!

為什么是她的紫茉?

時婉晴沖進屋子里,脫下身上的外裘將女兒緊緊包裹住。一陣后悔和絕望浪潮,幾乎將她整個人淹沒。

卻是這時候,她聽到女兒陰沉如地獄里爬出來的聲音,“母親,我們被算計了。女兒毀了,女兒一切都完了!女兒一定要讓時云起身敗名裂!”

身敗名裂算什么?她還要嫁給時云起,嫁給這個表哥,讓他從此過得生不如死!

算計她的人,全都得死!

邱紫茉發出了一聲暗啞又絕望的嗚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