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192章 天才少年的狂謾與桀驁

第192章 天才少年的狂謾與桀驁

  時成軒被召喚,瞬間臉上堆滿了笑容,“大哥,有事?”

  時成逸道,“楊大人,這位是我弟弟時成軒,也就是時云起的父親。”

  又向時成軒介紹,“楊大人是刑部專門負責管理京城刑事案件文書修訂主理司,早前也是從翰林院申調過來。”

  楊大人聲音不由得拔高了不少,“久仰久仰!原來是時云起的父親,有其子必有其……啊哈哈,錯了錯了,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!“

  時成軒頓時得意起來,“呵呵呵呵呵……那是,咳,過獎過獎!犬子也就那樣,還沒發揮出真正的水平呢。”

  楊大人:“!!!”不樂意和你聊!不愛聽!還沒發揮出真正水平,要發揮出真正水平是不是得上天?

  但面上卻笑得燦爛,“說得是!斗試都隱藏著實力呢。春闈才是見真章的時刻。”

  時成軒老神在在搖搖頭,“也不能這么說!斗試如火如荼,哪個不是拼了命想進金鑾試?都隱藏實力還怎么晉級?”

  楊大人:“!!!”太累了!這天我聊不下去了!反著說你不樂意,順著說你也不樂意!

  可還得笑臉相迎,誰叫建安侯府現在風頭那么盛呢,“是是是,時大人說的都對。告辭!哈哈!告辭!”

  時成軒一把拉住人家,“嘿,別走啊!我與楊大人一見如故,相談甚歡……”

  楊大人麻了:“……”你歡我不歡!我相當不歡!且,誰和你一見如故?見鬼了嘛這不是!

  但笑容仍舊不能落下去,“是啊是啊!時大人說話相當風趣。”

  “哈哈!楊大人你也不錯!比我大哥有趣多了。”

  時成逸:“……”你倆聊天能不能別帶上我?

  這頭護國公唐頌林也來了。

  外孫考春闈這么大的事,不來實在說不過去。他應該是忘了,朱氏生的兒子唐楚文當年也是考春闈,別說是送進去,就連放榜他都沒出現過。

  但時云起能一樣嗎?

  進過金鑾試的人,斗試最強記錄保持者,全京城少女為之瘋狂的少年。

  那自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他拍著時云起的肩膀,中氣十足揚聲道,“起兒,好好考,等你考好了,咱們大擺宴席改族譜。”

  時云起挑了挑眉,眉間隱有天才少年該有的狂謾與桀驁,“謝外祖父!不過聽外祖父這意思是,考不好也就改不了族譜唄。”

  唐頌林:“……”

  第一次被人當眾懟,這滋味兒!也不知道唐楚君是怎么教的兒子!

  要是換成唐家別的孩子,他早就一個大耳刮子甩過去了。還由得著他這么狂?

  可怎么辦?這外孫是肉眼可見的前途光明,春闈不是狀元就是榜眼。這是唐家祖先看了都想要爬出來為之喝彩的人!

  他笑道,“好孩子!怎么會?你誤會了,我的意思是等你考完了,咱們就改族譜。”

  時云起皮笑肉不笑,清俊的臉上云淡風輕,“倒也不急,改不改族譜其實就是個形式上的東西,我本不在意。只是覺得唐家族譜上寫著‘時云興’那么個玩意兒,唐家列祖列宗會生氣。”

  唐頌林心口發悶,但覺得外孫說得很對。列祖列宗看到族譜上寫著“時云興”,也定會覺得礙眼。

  時云起又道,“外祖父放心,這次金鑾試上,皇上問我要什么額外獎勵,我當時提出各家族可自由修改族譜。皇上同意了,過不了多久,會以律法形式公布。”

  北翼初期,開國皇帝擔心各大世家混亂,明言凡拜官封爵的世家族譜一經修訂,只能續,不能修。

  經歷了這么多年以后,盛世已成,世家對于朝廷來說,已不是唯一重要的倚仗。撥亂反正,勢在必行

  時云起看著外祖父精明謀算的樣子,便是想起妹妹曾經說過一段令他至今印象深刻的話。

  她說,“對方欺人太甚只是因為我們好欺,如果有一天,我們變得不好欺了,他便不能為所欲為。”

  此情此景,他第一次感受到這話的真正意義。

  不止針對晉王,對任何凌駕在自己之上的人而言,都是一個道理。

  如果他還是以前那個時云起,別說改族譜了,就是想讓外祖父拿正眼瞧他一下,人家都嫌礙事。

  更別提到處跟同僚、跟各大世家介紹:“這是我外孫時云起,是我嫡長女楚君的兒子。”

  他今日聽這類介紹已經聽得耳朵起繭,但不覺得煩。

  人有價值才會被人不斷以炫耀語氣提起,否則都恨不得離你遠遠的。

  這就是現實。

  時云起微微笑了,接過小廝們手里拎著的考試用品和吃食,告別親友,與同伴們從會元街由東羽衛把守的入口進入貢院長街。

  鄭巧兒看著學子們遠去的背影,心頭一陣酸楚,眼淚汪汪。

  唐楚煜安慰道,“別哭,你應該慶幸,唐星河那狗東西沒去參考是好事。就他肚子里那點墨水,考也是白考。”

  鄭巧兒:“!!!”你確定這是在安慰我?

  就很生氣!

  唐星河不知從什么地方冒出來,伸了個腦袋擠進爹娘中間,笑嘻嘻,“父親說得對,我去了也是白去,考也是白考!”

  鄭巧兒:“!!!”

  這倆狗東西!日子沒法過了,她感覺自己要被這兩爺子氣死了。

  時安夏路過時聽了一耳朵,順口道,“也不遠了,再過幾月就輪到舅舅和舅母聽到星河表哥的武舉好消息。星河表哥很厲害的!”

  鄭巧兒感動得快哭了,“還是夏兒最乖,說話最中聽。”這才是貼心小棉襖應有的樣子啊。

  她怎么就生不出個暖心的小閨女?

  正在這時,人群中傳來幾聲“讓讓!讓讓!”,赫然是東羽衛押著霍斯山從人群中路過。

  原來是霍斯山因打架被罰杖四十,正選在今日貢院門前行刑。

  見者無不嘆息。

  “對抗試輸了就輸了嘛,何必這么想不開,去打對手!”

  “打了對手,還打弟弟,真是下得去毒手啊!”

  “你們還不知道吧!近日東羽衛查清楚了,這個霍斯山根本不是淮陽伯爺的兒子!”

  “嘖,以前尾巴翹得老高!看不起這個,看不起那個!還跟我們說,他遲早都是世子,淮陽伯府遲早都是他當家。這下好了,家沒當成,把自己搞出府了。”

  霍斯山耳邊響著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,心頭真是悔啊,悔不該動手,悔不該……

  他猛然看見人群中的霍十五,看見曾經的父親母親,看見文蒼書院的同窗們,一時百感交集。

  目光掠過流光剪影,回憶掠過舊日往事,最后人生竟然定格成四十大板。

  他仰天長哭,“十五,我錯了……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