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246章 嬋玉公主要倒大霉了

第246章 嬋玉公主要倒大霉了

唐楚君和于素君到底臉皮薄,羞紅了臉趕緊退出來,還喝斥小姑娘,“夏兒不許進去看,你還小!退遠些!”

時安夏乖乖巧巧站在母親身邊,眼睛清凌凌眨著,“是,夏兒聽母親的話,聽大伯母的話,不看。”

不看,但聽得到啊!

里面有一個夫人夸張地喊出了聲,“那那那!那不是李大人嗎?”

咱就說,你喊就喊,聲音那么興奮是做什么?還帶顫音兒的呢。

“對對對,李大人!”另一個夫人羞紅著臉,花枝亂顫地往外走,邊走邊給后頭擠不進去沒親眼目睹的人介紹,“里面那男的是李長影,女的……嘿!那不是給事中鄭大人的嫡妻嗎?”

這花枝亂顫的夫人是禮部尚書彭大人的嫡妻鐘氏,向來說話大大咧咧,左右逢源,平時就很吃得開。

換句話說,那是有一定人脈的高官夫人。只要彭夫人知道的事,那就相當于整個京城勛貴圈都知道了。

彭夫人跟嬋玉公主不熟。但嬋玉公主前后派了好幾張帖子過去請她,對彭夫人的到來很是看重。

其實就是要借她嘴,將時成軒和趙若瀾在公主府茍且的丑事宣揚得人盡皆知。

但有時候,像彭夫人這樣的大嘴巴其實是把雙刃劍。她可不管誰是誰,仗著夫君是尚書大人,在她那個圈子里早就已經到了有什么說什么的地步。

收不住,根本收不住。

且,彭夫人和鄭大人的嫡妻金氏自小就不對付。今兒看到這么激動人心的畫面,那還不使勁嚷嚷!

現在她是真想不起皇太后會秋后算賬。先顧好眼前,至于以后,現場這么多的夫人小姐們,皇太后捂都來不及,還算賬?

瞧,激動的又不是她一個人!怕什么!

“嘖!偷情偷到公主府來了!”知情者互相一對視,都滿滿的戲謔和一言難盡。

皇太后的親侄兒太常李長影,與給事中鄭大人的嫡妻金氏茍且,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。

圈子里好些好事者都知道,要說不知道的,估計也就是鄭大人本人。

但在這大庭廣眾之下,李長影和金氏上演活春宮,那還是頭一遭。

鄭大人今日是想不知道都難!

這會子,鄭大人就被人硬拉過來現場捉奸了。

可鄭大人是真不知道內情嗎?那倒未必。

畢竟鄭大人就是皇太后陣營的,和李長影算得上并肩前行的好同僚。

好著好著,也就睜只眼閉只眼,畢竟得罪不起。

鄭大人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站到了門前,具體是誰把他拉過來看戲的,他已經記不得了。

他赤紅著臉,陡喝一聲,“賤人!受死!”

眾目睽睽下,但凡有點血性的男子,都應該吼這么一聲。

可他吼完,發現另一人是李長影,登時就亂了。

他也算是機靈,沖進去拿起香臺上的盤香喊出聲,“香,這香有問題!公主府的盤香是迷情香!”

鄭大人的原意是想把李長影和自己嫡妻先給摘出來,但沒想到這沒過腦子的話脫口而出后,又把嬋玉公主給裝進去了。

門外看熱鬧的所有人臉色頓時都有些不好了。

快!捂住口鼻!

如果公主府的香有問題,那就不是偷情了。細想想也是,誰腦子不好會在公主府里偷情呢?

那就只能是香在作怪。一時間,眾人看向嬋玉公主的臉色就變了。

都說嬋玉公主淫靡,那也只是傳言。

如果公主府四處都是這種東西,還請了她們這些夫人小姐們過來賞花……萬一!

后果不堪設想,一時間人心惶惶。

整個公主府亂糟糟的,這哪里是賞花,分明是……這一想,所有夫人們都覺得好險。

這要落在自己頭上,那不是只有個死的下場?這么一想,瞬間瓜都不香了。

還得回去跟夫君說一下,上朝的時候沒事參嬋玉公主一本。否則北翼京城的歪風邪氣盛行,誰還敢參加別人家的宴會?

最重要的,明德帝是很重私德之人。今日之事作實,恐怕嬋玉公主要倒大霉了。

許是一向慵懶優雅的嬋玉公主也想到了這一點,臉色變得十分難看,“散!都散了!”

給本公主滾!全都滾!

可她到處派帖子費盡心力請來的人還沒滾呢,又有人說話了,“不對,隔壁還有人!”

“聽,真的有人!那聲音……我的天!”

今日滾出公主府之前,肯定是要把這口瓜吃完的!眾人也不知道是誰帶的頭,一窩蜂往里涌。

大家如今已經是成熟的吃瓜群眾了,都熟練地捂著鼻口,不讓那些臟香侵蝕自己一分一毫。

說得難聽點,這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吃瓜第一線,收集第一手信息啊!

敢不敢更精彩一點?

敢不敢更炸裂一點?

時安夏在喧囂中,越過人群,望向遠遠站著的男子,微微一笑。

他隔空回以她微笑。

時安夏想,她和他果然是心靈相通的。

她剛想著要向皇太后宣戰,他就來了大手筆。

如果沒猜錯,旁邊屋里的男女,應該有一個是鳳陽郡主,另一個會是誰呢?

很快,就有了答案。

眾人用力推開了隔壁房門。

里面是十六歲的鳳陽郡主和她四十六歲的表舅李長德……屋中之景不堪入目。

案上,盤香裊裊。

男女皆已癡迷,連有人推門進來都渾然未覺。

砰!門又關上了。

看戲的人臉色凝重,早沒了最初看戲的興奮勁兒。但覺這公主府里,骯臟得無一處落腳的干凈地兒。

眾人齊齊背脊一涼,一股寒意從腳底竄上胸口。

就算是再愚鈍的人,也聞到了風雨欲來之勢。這是擺明了跟嬋玉公主為敵啊!

再看看今日兩位中招的男子,那都是皇太后的親侄兒。

聰明的便知,這是一場博弈。

眾所周知,皇太后最在意的四個侄兒包括李長景,李長影,李長德,還有一個李長風。

李長景販賣私鹽,侵占鹽礦,證據確鑿,沒得救了。能得明德帝網開一面,廢除株連制,已經是對李家最大的恩典。這人是徹底折了,撈不出來了。

就這么一會兒,又要折兩個……消息傳回皇宮,明德帝陷入了沉思,皇太后陷入了瘋狂。

然而公主府的賞花宴還沒完,以上只是開胃菜。時安夏送給嬋玉公主的大禮才是今日重頭戲。